初晴后雨

本命煤球抖森白居,墙头漫威全员巴萨全员,cp锤基巍澜

【锤基】你离开以后 一发完 HE 接复联三

渣情节渣文笔预警,OOC预警
撞梗致歉

Summary:洛基的冰霜巨人体质是打败灭霸的关键,于是索尔用以命换命的办法让他复活。

日子太苦了,洛基想,日子不应该是这样的。
夜已经很深了,洛基刚刚结束一天与政客的周旋,回到自己在复仇者大厦的房间。Friday贴心地帮他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前任阿斯加德小王子,现在的阿斯加德之王,就这样穿着还带着一身风尘和那些讨厌的蝼蚁的唾沫的西装倒在床上。
太累了,洛基想,即使是当初坠落虫洞,带着满身伤痕狼狈地跪在灭霸面前,被人拿刀子架在脖子上,诡计之神也能从容不迫地用自己的银舌头让自己安然无恙,当年把整个宇宙骗得团团转的阿斯加德小王子,怎么会在这些人类的政客面前那么孤立无援?
他烦躁地扯松领带。这时,托尼走了进来,看着他颓废的样子,叹了口气。
“今天的谈判怎么样?”昔日兵戎相见的对手,因为那场战争联合在一起,如今,竟也在漫长的重建与康复中,成为了彼此的支撑与后盾。
“能怎么样,光是当年的纽约大战那些人就可以怼我三天三夜。”洛基苦笑了一下。
“没关系,”托尼说,“你的人民我还养的起,你不要有后顾之忧。”
“谢谢你,史塔克。”洛基说。
“邪神居然也学会对别人说谢谢了。”
托尼轻轻嘲讽了他一句,转身离开。
是啊,洛基自嘲地笑了,那场战争以来,自己真的变了很多。他本应该漫游宇宙,自由自在,可他如今和他的人民绑在一起,不得不在最艰难的时候扛着整个阿斯加德负重前行。在那些谈判里,按他从前的心性他肯定已经一刀了结了那些该死的蝼蚁,可如今,他却按下心里的怒火,装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和他们继续解释、妥协。
为什么呢?明明这房间装修的那么温馨,把秋凉都隔在了窗外,可为什么自己还是觉得那么空,那么冷呢?
直到他瞥见了角落里的暴风战斧。
是了,是了,他的生命里少了一抹红披风的颜色。

洛基依然记得自己在一片虚无中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一群复仇者把他包围,他差一点以为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不过是纽约大战时被浩克摔晕后做的一个冗长的梦,可是美国队长下巴上浓密的胡子、黑寡妇金色的头发和复仇者们眼中无尽的悲伤都在提醒他,那个泰坦人带来的噩梦是真是发生过的。复仇者们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不是看一个过往的敌人,而是充满了难言的悲凉。
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又不敢细想。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被灭霸掐死了,怎么,你们居然会复活一个侵略过纽约的邪神?”他故作戏谑地调侃着。
“洛基,”美国队长从令人恐惧的死寂中抬起头,对他说,“你的冰霜巨人体质是打败灭霸的关键,我们必须要复活你,但是……”
后面的话洛基已经听不到了,他的脑子里轰然炸响。他当然知道后面的话是什么,弗丽嘉和他讲过,复活已死之人的唯一方法是以命换命,而只有神的灵魂可以换回神的灵魂。
索尔是世间唯一的神。
他一下子跪倒在地,眼泪冲刷过他脸上尚未洗净的血污。他失去他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兄长,他的爱人。这世上唯一还挂念他、愿意给他一个拥抱的人。他从前跟灭霸、跟黑暗精灵都叫嚣过他要索尔的命,可他真正所要的,不过是与他的哥哥平起平坐,得到他哥哥心里的一个角落啊。如果索尔不在了,  他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他甚至是为自己而死的。
他几乎准备好了,一了结灭霸就随索尔而去,可是,索尔给他留下了一封信。他求洛基带着他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他说他很抱歉把阿斯加德的担子都交在了洛基肩上,但是他求洛基看在弗丽嘉的面子上带领他的人民渡过难关。他还说他很抱歉在飞船上没有保护好他。
索尔这个坚强伟岸、高大勇猛的战士啊,他隐忍而细腻绵长的爱在字里行间无法抑制地流淌出来,又是那么的让人落泪。
那晚洛基坐在瓦坎达宫殿的窗前,泪水把信纸上古老的阿斯加德文字打湿。窗外还是草原的炎热,只是天阴沉沉的,却连一声雷、一滴雨也没有落下。

最后的决战里,洛基再次像救世主一样,踏着彩虹桥降临战场。远古冬棺的力量把泰坦的猛兽打得落花流水。
一如瓦坎达大战里雷霆之神从天而降拯救众生一样。
你离开以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然后他用力把暴风战斧插进了灭霸的脑袋。复仇者们一致认为,索尔的遗物应该交给洛基保管,他正好用这柄带着索尔神力的武器,为阿斯加德死去的一半人民、为他自己、为索尔报仇。
无限宝石把消失的人们带回到他们的亲人身边,却带不回用自己的生命换取爱人生命的那个神。
战后,洛基拒绝了人民为他准备的登基大典。史塔克慷慨地为剩余的人民提供了住处,而洛基,则必须以阿斯加德国王的身份,去和地球上的政客谈判关于神域人民安置的问题。
幸而洛基在无限战争里的英雄表现使那些人无法揪着他侵略过纽约的事不放,但这个前科已足以使谈判陷入僵局。整整一个月了,谈判没有丝毫进展。
“我好累啊,索尔。”洛基偏头望向窗外浓重的夜色,战后重建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可有些伤口永远无法愈合。
如今整个阿斯加德的命运都系在他身上,他不能倒下,因为他背后就是万丈深渊,在他坠落的时候,也不再会有人
接住他了。
“我怕我撑不下去了,索尔,怎么办,我好想你啊。”

洛基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意识还未完全恢复,便落入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那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将他包围,他一下子落下泪来,把脸埋在那人胸前抽泣。
“没事了洛基,没事了,我在这。”索尔紧紧拥着他,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在他发旋上留下温柔到近乎虔诚的亲吻。
不久前,一切刚刚回归正轨的时候,不知为何在诸神黄昏里逃离的海拉突然出现,以索尔的灵魂交换继续掌管冥界的权力。
于是天真正地亮了。
“洛基,听着,”索尔把他从怀里捞出来,碰着他的脸轻轻吻去他眼角的泪痕,“对不起,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我永远,永远不会再离开你。”
泪眼朦胧中,他们的唇找到了彼此的。
他们永远不会再分开。
FIN

碎碎念:
8102年了,我还在为锤基流泪。
我真情实感地想看Loki展示出自己九界第一大法师的战斗力杠爆紫薯精。

【锤基】漫长的告别 一发完 接复联三 HE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撞梗致歉
渣文笔渣情节预警

Summary:洛基死后留下了一个幻象,告诉索尔他们终将重逢。

“伟大的牺牲值得永远的铭记,
愿你的灵魂在瓦尔哈拉安息。”
“再见了,弟弟。”
索尔轻轻握住洛基交叠在胸前的手,在他唇上印下最后一吻。他温柔地撩开他额前的碎发,注视着他宛如沉睡一般恬静的面容。
无限战争之后,索尔去往阿斯加德号爆炸的那片虚空,带回了洛基的身体。他亲自拭去洛基脸上凝结的碎冰,洗净他嘴角和眼中的血迹,阖上他的双眼。
位于挪威的新阿斯加德基本落成,这一天是索尔正式的登基大典。
也是洛基的葬礼。
河水缓缓流动,载着洛基遗体的小船慢慢飘远,人民们唱起古老的歌谣,送别他们的王子。
索尔注视着小船消失在远方,天际线上升起一缕金色的光。
从此以后天空上又多了一颗星星。

索尔回到寝宫,脚步虚浮。瓦尔基里担忧地注视着他,但索尔示意自己没事。他颓然地坐在大床上,把脸埋进掌心。在金光升起前的最后一刻,他还在期待着那个沉睡的人儿可以跳起来大喊一声:“Suprise!”
可是他没有,这位诡计之神曾对他说:“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once again.”而这也只是他这一生所说的众多谎言中的一个。

“好久不见,哥哥。”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索尔抬头,望见床帐之后一个闪着绿光的身影款款走出。索尔立刻冲过去,他张开双臂,却径直穿过洛基的身体。
神王摔倒在地上,一如被灭霸袭击那天一样狼狈。
“别高兴的太早,哥哥。”洛基的嘴角依然挂着他标志性地邪笑,“我确确实实已经死透了。这是我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幻象,害怕伟大的雷神因为走不出伤痛而自寻短见。”
“洛基。”索尔只是看着他,眼中是流转的悲伤与深情。
洛基的幻象别过脸去,似有不忍之色:“那么邪神洛基,阿斯加德的救世主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索尔和洛基终将重逢。而我也要你承诺,在那之前你要勇敢坚强地活着,不能伤害自己,做一个称职的神王。”
索尔的嘴唇翕动着,为了忍住眼中的泪水,他浑身都在颤抖。终于,他哽咽着说:“我发誓。”
洛基的幻象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轻叹一声:“那么永远别忘了你的承诺,再见了,哥哥。”
幻象开始消散。“No!”索尔大叫着伸出手,指尖却只有绿色的光芒划过。

那天起,每天晚上索尔都让侍女准备两个枕头。全阿斯加德的少女都跃跃欲试,憧憬着神后的位置。可是从来不曾有一位少女得到过神王的接见。
那一个枕头从没有人枕过,但是在索尔心里它理应在那里。
索尔每天都忙于政务,与九界各大国度缔结新约,和地球上烦人的政客周旋,穿梭于宇宙解决那些试图威胁地球和阿斯加德的邪恶力量。
可他的心理总是空落落的,他无时无刻不在期许洛基承诺过的那个重逢。凯旋归来的时候,他希望洛基出现在迎接他的人群中;一日的劳累之后,他渴望洛基来抚平他微蹙的眉;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希望洛基会拥抱他,说:“I'm here.”
他不曾有一夜摆脱过噩梦的纠缠。一个人支撑起整个阿斯加德,他也会累。他曾经拿着洛基常用的小刀,对准自己的脖颈,但举了一会又放下了。
他承诺过洛基,他要好好的。
一千年之后,索尔向命运女神求得了一个孩子,并为他取名为巴德尔。在巴德尔接受众神的祝福的那一天,索尔宣布他终生将不再迎娶新的皇后。
“我的一生,我的全部都永远只属于洛基,他是我唯一的伴侣。”

巴德尔渐渐长大,他会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母亲,索尔便给他讲洛基的故事,给他看广场之上矗立的那座金灿灿的雕像。
索尔开始不再刻意盼望着洛基的归来。他心中隐隐有一种预感,却又不敢细想。
他与洛基不可能重逢,那个幻象所说的只不过是洛基为了支撑他好好活下去的谎言。
洛基的目的也达到了,那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支撑着雷神度过了漫长而孤独的岁月。
两千年,三千年……索尔一点点老去,他的头发和胡子花白了,变得越来越像他的父亲。
“弟弟啊,你再不回来,就不认得我了。”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不久之后,索尔第一次陷入了奥丁之眠。
因为曼高戈的入侵,巴德尔必须唤醒索尔,可是他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成功。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瓦尔基里凑到索尔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声:“洛基回来了。”
索尔睁开了眼睛。
“洛基呢?”他着急地询问着。
“对不起陛下,我骗了您,但这是唤醒您的唯一方法。曼高戈来了,我们需要您。”瓦尔基里跪下,泣不成声。
索尔望向天空,叹了一口气,扯出一个凄凉的笑容。

他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自己与洛基今生的缘分,便是在一千五百年的纠缠之后,用两倍于此的时间来与他告别。
你我这美梦啊,缘分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

曼高戈的怒吼在闪电宫上空盘旋。年老的索尔义无反顾地召唤暴风战斧,并像这几千年来的每一次战斗一样,在腰间别了一把小刀。
他杀死了曼高戈,却也耗尽了自己的力量。雷神伟岸的身躯倒在了彩虹桥之上。
索尔急促地喘息着,大口地吐着血,医官叹息着摇摇头。阿斯加德已是一片举哀之声。
可索尔却是笑着的。
他看见他的弟弟,他思念了三千年的爱人,踏过废墟与死亡,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还是三千年前,阿斯加德救世主的年轻、风华正茂的模样。
他想给他的兄弟一个笑容,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涌出的泪水。
“我快要死了弟弟,你又骗了我。”
洛基笑了,不是属于邪神的笑,而是属于阿斯加德二王子的温暖的笑容。他向索尔伸出手:“所以我来兑现我的承诺了。”
“我们去哪里?”
“去永恒。”
索尔握住那只手,把它紧紧包裹在自己的手掌之中,感受着洛基微凉的体温。从洛基明亮的绿眼睛中,他看见自己恢复了三千年前年轻的模样。
一道白光闪过,他看见瓦尔哈拉的大门一点点开启了。他拉着洛基的手,与他一起走向永恒的光明。
永恒无尽的轮回之中,他们会生离,会死别,但漫长的告别之后,等待他们的,必将是重逢的世界。
FIN

锤基女孩绝不认输!



【锤基】我会陪在你身边 接复联三 一发完 HE

剧透预警!
OOC属于我
首页都是刀子,小透明发点不太好吃的糖,文笔渣,情节渣,起名废
中间有点虐,一定要看到最后呀
撞梗致歉!如果不自觉地用到了以前看过的别的大大的文,大大们觉得涉嫌抄袭的话会删除。

Loki趴在Thor怀里,Thor轻轻地吻着他的发旋。他们就这样平静地相拥着。
“说吧哥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伤天害理的念头的。”谎言之神的银舌头打破了沉默,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雷神的嘴唇。
雷神抓住他的手,放在唇上亲吻:“很久啦,弟弟。”
Loki戏谑地笑了:“在我向你索吻的时候吗?”
“也许更早。”Thor笑了,他把弟弟抱起来,让他的脸对着自己。
“Now give us a kiss.”雷神说。
“As you wish.”Loki的脸慢慢放大。雷神几乎觉得,自己已经触碰到了那柔软的唇。
Loki突然定住了。他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哦,bro,你又忘了。”
“我已经死了。”
诡计之神的身影慢慢透明,最终化作一缕金色的烟尘。
“Nonononono!”Thor慌忙伸手去抓他,可是指尖却什么也没有留下。
Thor从梦中惊醒。
他大口地穿着粗气,充盈眼眶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滴落。
窗外,纽约连绵不绝一整个月的雨突然变大了一些,隐隐有一些雷声。雨水冲刷着千疮百孔的废墟,冲刷在未亡人的心里,却永远也填不满那些随风而逝的人们留下的空虚。
Thor望向身边空空荡荡的床,意识一点点回归。
他早已离开了。

Loki站在不远处,撇着嘴,看着这一切。如今他是一缕魂魄,亦步亦趋地跟在雷神身后。
没人看得见他,但他看得见一切。
当他的哥哥趴在他的尸体上哭泣的时候,当他的哥哥悲伤地说出“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的时候,当他的哥哥觉醒奥丁之力,赋予那把战斧以神力的时候,他都看得见。
他也看见了,他的哥哥一遍遍在失去他的噩梦中惊醒,抱着膝蜷缩着哭得像个孩子的样子。
“Thor Odinson!雷霆之神!阿斯加德之王!”他用尽他全身的力气,对着他哭泣的哥哥大吼,“你他妈在哭什么哭啊!振作点!”
他试图抱住他的哥哥,可是他的灵体终究穿过了他的身体。他们某种程度上相互交融在一起,可是Thor听不见他的声音。
终是阴阳两相隔。
Loki感觉他并不存在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攥得生疼。

复仇者们对于这场复仇筹划了很久。
在这段兵荒马乱的日子里,他们必须承担起身为超级英雄的责任,即使他们的内心,也是一样的千疮百孔。他们在人民面前作着慷慨激昂,振奋人心的演说;回到基地以后,便是独自凝视天空或默默流泪。
他们何尝不是痛失爱侣,痛失亲人呢。

终于,复仇者的昆式战机降落在泰坦星上。
“你们知道我们注定有去无回。” Natasha说。
“我们还在乎什么呢?”Steve拿起盾牌,头也不回地走下战机。
死亡,也许便是重逢,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恩典。

空间宝石被唤醒,光芒涌动之中,没有人发现虚无里,邪神的灵魂勾起了嘴角。
Loki感到身体一点点变得真实。

当Thor被击倒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了抵抗。他的嘴角是带笑的。
“你和你弟弟一样愚蠢得可怕。”灭霸轻蔑地笑着。他的拳头直冲着遍体鳞伤的雷神。
“是吗?”
突然间,一柄长剑捅穿了灭霸的头颅。
“我可不蠢,我知道要砍你的头。”
灭霸的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他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了下去。他的身后,站着那个绿眼睛的神。
“Surprise!”
诡计之神的脸上写满了得意,他微笑着踏住灭霸的身躯,用那把剑把灭霸的头砍下来。
“我学会吸取教训了,我知道要一剑杀了他。”Loki带着胜利的笑容,一步步走来,“我告诉过你bro,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once again.”
Thor挣扎着站起来,踉跄着走到Loki面前,把自己失而复得的爱人紧紧拥进怀里,仿佛要把他按进自己的骨血,融进自己的灵魂。他把脸埋在Loki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骗子,下次不许这样吓我了知道么!”Thor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颈间传来。Loki的银舌头却是一句嘲讽也说不出口。他用力回抱住自己的兄长:“不会了,bro,我在这。”
无限宝石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些灰飞烟灭的人们回到了人间。
“Oh Mr.Stark,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15岁的少年英雄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We won,kid.”回答他的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在一片喜极而泣的泪水和久别重逢的拥吻之中,在灿烂的阳光之下,Thor吻住了他的弟弟,他的爱人,这一次,他终于不再消失在他眼前。
“哥哥你知道吗,这几个月,我一直跟在你身后,只是我是一只鬼,你看不见我,”Loki温柔地撩开他哥哥已经渐渐变长,粘在额前的金发,吻上那只新换上的眼睛,吻去那些泪痕,“可是我一直看着你,看见你的难过,你的崩溃。”
所以我怎么忍心再让你承受这一切呢?
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也许午夜梦回,我们还是会在失去彼此的梦中惊醒;也许宇宙之中疯狂的反派们不会善罢甘休;但是那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因为,我会陪在你身边。
FIN

一些碎碎念:
今天看完复联三,没有预想中排山倒海的悲伤,就是觉得特别凄凉。片尾抖森的名字很靠前,算是一点点安慰吧。我不想再去揣测Loki OOC的原因或是指责任何人。以后期待抖老师和海老师更多优秀的作品吧。
从看剧透到看正片半个月了,中间参加了两个竞赛,还有期中考试。今天看完以后心里不知问什么很平静,就是这半个月来所有的纠结和痛苦终于都释放了出来。
我相信总有一个宇宙,他们幸福得像一个梦。









未亡人

剧透预警!
被复联三虐到窒息的产物,一发完HE,中间可能有点虐。
窥屏很久的小透明初次发文,中间可能不自觉的用了很多之前看过的文,如果大大们觉得有抄袭嫌疑会删除。

“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
雷神把脸埋在他弟弟的颈间,感觉到温暖正从那里一点一点溜走,他徒劳地呼唤着弟弟的名字,可是这一次,这个小坏蛋不会再蹦起来,大喊一句:“Surprise!”
他最终还是失去他了,他的弟弟,他的爱人。
明明几天前才逃离诸神黄昏,互通心意,为什么刹那之间,天堂就变成了地狱呢?
很快,他的中庭朋友们,也体会到了和他一样的痛苦,灭霸弹指之间,他们只能看着挚爱之人在自己眼前灰飞烟灭。最终,天崩地裂的悲伤化作排山倒海的复仇,复仇者们从绝境之中涅槃重生。他们让灭霸付出了代价,无限宝石化为碎片,将化为灰烬的人们带回到爱人身边。
在拥抱亲吻的人群之中,独自一人的雷神,显得孤绝而落寞。
他的弟弟再也不会回来了。

Loki没有想过自己能来到瓦尔哈拉。在重新见到父亲和母亲的时候,他鼻子一酸。
“Loki,好孩子,我很想你。”Frigga拥抱了他,擦去他的泪水。
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一如从前那样温柔。
Loki注视着她,他很想陪在母亲身边,但是他知道,有一个人更需要自己。
“妈妈,您知道如何才能重返人间吗?”
“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得先去往冥界,穿越迷雾,你很有可能在那里迷失方向。然后,你得穿越时间的缝隙,重新经历这一生所有的痛苦。” Frigga抚摸着他的脸颊,“是为了Thor吗?”
Loki愣了一下,点点头。
“那么去吧,”她说,“如果你愿意为了他承受这一切。他很需要你。”
Loki再一次拥抱了自己的母亲,然后转身离开。
他不畏惧所有的苦难,因为他的兄长在等他。

Thor在一个下着雪的日子离开了。
漫长的重建和善后工作中,身为神袛,他永远以阳光的形象出现,给九界的众生以光明的希望。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独自一人沉沦在梦魇里,在那些梦里,他一遍一遍失去着Loki。
可至少,那些梦里是有他的。
当他的使命完成的时候,他选择去往宇宙深处,带着心里一点点残存的希望,他爱骗人的弟弟,会不会正在宇宙的某一个角落里逍遥自在?
“哪怕只剩下他的残肢,我也要带他回家。”他这样向前来劝阻的复仇者们解释。
Thor的足迹遍布宇宙中的每一个角落,世界树顶端阿斯加德的残骸、约顿海姆的铁森林、一片荒芜的黑暗星球、甚至是混乱的萨卡星。高天尊见到他的时候几乎要杀了他:“你为什么连小王子都保护不好?你知不知道他有多爱你?”
知道,他当然知道。在诸神黄昏之后那个演变为亲吻的拥抱里他知道,从他至死不渝的不朽的忠诚里他知道。

Loki不喜欢冥界。
在迷雾之中穿行,他的衣服都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他看不清方向,只能听到他兄长模糊的声音从遥远的人间传来,他循着这些声音,寻找自己的前路。
他遇到了无数踟蹰于此的幽魂,他们听不见来自人间的呼唤,只能在这里经受永恒的煎熬。
他最终被他的长姐,掌管幽冥的死亡女神发现。
“我第一次见愿意离开瓦尔哈拉的神。”海拉戏谑地看着他,“我真是不懂被奥丁家欺骗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是对那个傻子那么痴情。”
“你要知道你重返人间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我当然知道。”Loki平静地说。
海拉叹了一口气,她给Loki看了人间的雷神。这位光明伟岸的神袛啊,他从噩梦中惊醒,看着身边空空荡荡,重新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弟弟。他蜷在飞行器的角落,把他们在阿斯加德号上缱绻以后交换的戒指贴在嘴唇,哭得像个孩子。
“傻子。”Loki轻声说,可海拉发誓,她看见了弟弟绿色的眸子里充盈的泪水。
冥河的水奔流而过,化作一声喟叹。

雷神的旅程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复仇者已经换过不知几代,久到无限战争已经是历史书上的一页,久到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已经化作遥远的传说。
500年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命运女神的宫殿前。
“雷霆之神,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命运女神的声音里没有情绪。
“我要询问我的弟弟,谎言之神洛基的命运。”
命运女神触摸水晶球,那些他知道的不知道的一切在他眼前展开。
那个被霜巨人搅乱的登基大典前夜,他的弟弟从烛影曈曈之后笑着走出;坠落虫洞以后,他的弟弟经历了难以回首的苦难;在黑暗世界“死去”以后,他的弟弟独自在漫天黄沙中醒来;假扮奥丁的两年里,他的弟弟其实孤独又寂寞。
而支撑他的弟弟,那个爱说谎的神走过这一切的,从来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的兄长。
他永恒的爱。
命运的回溯在灭霸轻轻拧断Loki脖子的时候戛然而止。命运女神收起水晶球:“他选择成为一个英雄,而所有英雄的命运都是不得善终。”
雷神跪倒在命运神殿之前,他意识到这趟寻找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回到了地球,找到了带着阿斯加德幸存的人民苟延残喘的女武神,用宇宙魔方的碎片在世界树顶端重建了阿斯加德。
他真正加冕为神王,带领阿斯加德人民重新走向全盛。可是人民们也常常会看见,他们的王会独自一人注视着壁画上那位绿眼睛的神。

海拉帮助Loki离开了冥界。
在时空裂缝中的痛苦超乎Loki的想象,在虫洞中身体被折叠,在黑暗世界被黑暗精灵的长剑贯穿胸膛,还有被灭霸捏断脖子。
好痛,想要退缩,意识迷离之间,他窥见了折叠的时空之后新阿斯加德金碧辉煌的宫殿。
就快了,就快了。
他不断地被撕裂,仿佛有一百个绿巨人在抓着他摔打。那些痛苦的回忆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他闭上眼,脑中只剩下了他兄长的形象。
他的神袛,一路指引他的明灯。
灭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所有无限宝石都已就位,无限手套向他挥出重拳。
所有的疼痛突然消失,Loki疲惫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新阿斯加德的闪电宫,他的神袛,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的金发上。他逆着光,Loki看不清他的表情。
Loki露出疲惫的笑容,向他的兄长张开双臂:“哥哥,不奖励我一个拥抱吗?”

这一天,是Loki加冕为神王的大典,也将是他和Thor的婚礼。从今以后阿斯加德将有两位神王共同掌管。
雷霆之神的温度投过掌心传递给Loki, Loki望着他的眼睛,那里有蔚蓝的星空,有浩淼的大海,有化不开的深情。
“这一刻,我感到这五百年承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人民的欢呼声中,他们吻住了彼此。
我披荆斩棘的战士,我永恒的爱人,我知道你必将回来,从血与火,从痛与泪中回来;从死亡与绝望中回来;踏过宇宙洪荒,浩渺星辰回来;回到我的身边。向我兑现,你承诺过的灿烂千阳。
FIN